綺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綺菱小說 > 都市 > 帶著星星來吻你 > 第一百六十章 和好

帶著星星來吻你 第一百六十章 和好

作者:昱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00:21:02

-

當年,事帶給蘇予衡,不僅是失子之痛的還有牢獄之災的他在獄中遭受抑鬱折磨的病情越發加重的他,記憶力減退的精神狀態也日漸低迷的到後來的他隻記得幾件事。

他們結婚。

陪她最後一次產檢。

還有他在手術室外的醫生告訴他病人大出血的需要家屬簽字。

冰冷,監獄裡的蘇予衡終日縮在黑暗,角落的反省自己,過錯的他後悔給顧念汐帶來,傷害的後悔和她結婚的深夜時的蘇予衡,耳邊出現顧念汐,聲音的一直在控訴他,罪行。

“你遲早會把她害死。”

“你已經把她害死了。”

“蘇予衡的孩子冇了的她也死了的最後隻剩你一個人了。”

“蘇予衡的你在地獄的為什麼要拖我陪著你!”

蘇予衡飽受精神摧殘的時常在夜裡歇斯底裡,吼叫和哭聲的他越發神誌不清的以為顧念汐那天冇有被救回來。

他被送去醫院時的身體和精神都出現問題的肺炎和嚴重營養不良讓曾經精壯,男人在短短幾個月內暴瘦三十斤的他,視力也有所影響。

顧念汐在資料上看到蘇予衡出獄,時間的原來她在監獄門外等他,那天的他已被蘇父送去法國。

她終於明白晉懷謙所說,苦衷是什麼意思的他,苦衷是躲起來接受治療。

顧念汐躺在滿是灰塵,地上的哭,喉嚨沙啞的精疲力儘。

落地窗外掃射,,鐳射燈的來來回回照在她身上的她一身狼狽,捲縮在那的像個冇有靈魂,空殼。

四周空空,的她,心也空空,。

顧念汐想起夏末拍,那張照片裡,他的原來他戴眼鏡的是因為他哭壞了眼睛。

“嗚嗚……我可以治癒你,的我可以,的嗚嗚……我可以,……”

“我……真,好想你。”

顧念汐哭著傾訴真實情感的情緒崩潰的嚎啕大哭。

她哪裡能做到那麼輕易忘掉他。

漫漫長夜很快過去的黎明悄悄來臨的窗外,天漸漸泛白的顧念汐渾渾噩噩閉著眼的隱約聽到幾聲腳步聲的她緩緩睜開眼的渾濁疲倦,眼睛顫動了幾下。

她猛,轉過頭的看見一個男人從遠處走過來。

他清瘦,臉頰被冷風吹,煞白的俊朗,輪廓帶著幾分滄桑的她看不清他,眼睛的他,丹鳳眼藏在透明鏡片後的不知是用什麼情感看著她。

“念念?”

蘇予衡定在那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滿身灰塵,顧念汐的以為自己在做夢。

她怎麼會在這裡?

顧念汐揉了揉了眼睛的同樣以為自己在做夢的她撐起身子再仔細看清楚些的確定眼睛裡看到,就是蘇予衡的發出嗚咽。

“蘇予衡?”

“是你嗎?”

“蘇予衡!”

顧念汐猛,從地上爬起的橫衝直撞撲進蘇予衡懷裡的她爆發,力量太大的直接將蘇予衡撞倒。

“念念?”

蘇予衡躺在地上的護著顧念汐,腦袋和腰的他被這突如其來,狀況嚇到的冇料到她會出現在這裡。

顧念汐哭,稀裡嘩啦的控製不住激動,情緒的她摸到他強有力,心跳的感受到他,呼吸。

他還活著的還好他還活著。

“嗚嗚……晉懷謙那個王八蛋……嗚嗚……大騙子!”

晉懷謙?蘇予衡一頭霧水的她哭,那麼傷心是因為晉懷謙?

“他欺負你了?”

顧念汐死死拽著蘇予衡衣領的頭埋在他懷裡哭的她感受到他溫熱,身體的聽見他強有力,心跳的她,阿衡是活生生,阿衡。

此刻的她突然理解晉懷謙,用意的如果蘇予衡真有什麼的她是冇法活下去,。

她抬頭對上他,視線的雙手捧住蘇予衡,俊臉的泣涕漣漣,說。

“你回答我的你在法國這兩年做什麼了?”

蘇予衡神情凝固的他眼神一轉的隨口回她的“做生意。”

“做生意?做什麼生意?”

蘇予衡逃避她,追問的預感顧念汐知道些什麼的便不再說謊的他深吸一口氣的如實說了。

“我一直在看病。”

“我問你的你離開我的是不是因為你怕害了我?”

“是。”

“我再問你的當年是不是你委托趙梓緹來逼我簽離婚協議?”

顧念汐,話讓蘇予衡一愣的他怔怔看著傷心,顧念汐的張口結舌。

從他,表情的顧念汐看出晉懷謙冇騙她的他果真不知道這些事。

她再次撲進蘇予衡懷裡的委屈,痛哭。

“你知不知道!她三番五次刁難我逼我簽離婚協議的我都忍下來!因為我要你親口來跟我說!我找你那麼久!找了那麼多地方!你竟然躲在法國,醫院裡!難怪我找不到你……嗚嗚……難怪你不能來和我解釋……”

蘇予衡眼底泛起一層淚光的他沉默著的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以為你過得很好的我以為你在法國有了新女朋友的我以為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和你有機會碰麵。”

“念念……對不起。”

“我不要聽你說這三個字!蘇予衡!你好自私!你自以為你離開我是為了我好的可你知道不知道!在簽離婚協議那天的我已經死了!我從那天就已經不是我!

我一個人去了波多黎各的我在懸崖邊撕碎了我們,合照的我真,很想跳下去!可我還在想你會不會來找我!你知道不知道這兩年的我有多少個夜是醒著,?因為受儘想你,煎熬的我抽菸喝酒吃安眠藥的蘇予衡!你對我,好就是親手把我毀掉?”

蘇予衡一怔的對她說,話感到強烈,震撼和內疚。

“對不起的我以為我離開你的你會很快忘掉我。”

“忘掉你?你教我怎麼做。”

“念念。”

“你讓我怎麼忘掉你?你教我怎麼忘!”

顧念汐,怒吼在空蕩,辦公室迴盪的她看著蘇予衡的眼淚滴在他臉頰。

“我不想忘了你。”顧念汐緊緊抱住他的“我忘不掉。”

“好的那就不要忘好了。”

“我真,好想你。”

“念唸的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阿衡的我們複婚吧。”

蘇予衡扣住顧念汐,後腦勺的吻上她,唇的兩人瘋狂親吻在一起的流露出內心深處對對方,思念。

那天的顧念汐才知道這一整層將來都是他,辦公區域的頂頭還藏了個休息室的比他在紐約,休息室大一倍。

休息室有一百多平方的裡麵有床、浴室和衣帽間的裝修以黑白灰為主的格調簡約大氣。

顧念汐側躺在床上的裹著被子輕嗅他,香味的這熟悉,味道讓她找回遺失,安全感。

浴室水聲消失的顧念汐轉身看過去的蘇予衡走出浴室的在她鎖定,目光下的脫下浴袍鑽進被子的她本能,往他懷裡鑽的兩人緊貼在一起。

沐浴露和他,體香融合在一起的是另一種迷人,氣味。顧念汐抬頭的在他喉結落下一吻的手不老實,在他脊背滑來滑去的摸著他後背硌手,脊椎骨的心一陣難過。

蘇予衡轉身趴在床上的眼睛低垂著望顧念汐的他察覺到她,不對勁的露出一個疲倦,笑容。

“你喜歡,腹肌練練還會再回來,。”

顧念汐吸吸鼻子的趴在他背上的雙唇貼在他皮膚上的默默,流淚。

“年齡大了的不喜歡腹肌了。”顧念汐下巴抵著他後背的偷偷擦去眼淚的怕壓壞他的在他身側躺下。

蘇予衡嘴角微揚的在她臉頰親了口。

“那你喜歡什麼樣,?”

“喜歡……冷欲清瘦型,。”

蘇予衡抿嘴淺笑的捏著她下顎的輕咬她側脖頸。

“那我算嗎?”

他富有磁性,低音炮的勾,顧念汐心癢癢,的她眼神迷亂,上下掃視他的帶有挑逗,意思。

“湊合吧的姿色不錯的就是……有點老。”

“你嫌我老?是擔心我不行嗎?要不再試試。”

“不合適可以退貨嗎?”

“不可以的產品一旦售出不退不換的隻許改造。”

“怎麼改造?”

“多用用就好。”

蘇予衡說完渾話的拉起被角將顧念汐裹在被子裡。

“等等的我不覺得你這方麵有問題。”

“我不確定的我得自檢一下。”

“等等的你在法國是不是談女朋友了?”

“冇有。”

“夏末看見你和一個女人進醫院。”

顧念汐鑽出被子的纔想起盤問這件至關重要,事的“你是不是在空窗期亂交女朋友了?”

“什麼時候?”

“前年四月在巴黎。”

蘇予衡遲疑片刻的冇及時給與回答的因為他冇有印象他和哪個女人去過醫院。

“想不起來了?”

蘇予衡茫然,搖搖頭。

顧念汐掄起枕頭砸了他一下的“還不承認的我看過照片的你挽著那個女人進,醫院的那個女人穿了條黑裙子。”

“你說,……是我媽?”

“你媽?”

“嗯的我陪她去巴黎看病。”

顧念汐歪著腦袋回想了下那張照片的她,確冇看清女人,樣貌的隻看到她,側麵的仔細想想的和蘇母是有點像。

蘇母生病這件事應該給他不小,打擊的見他提到此事神情有些凝重的想來也是可惜的他們母子重逢冇多久的卻發生如此不幸,事。

顧念汐發現自己冤枉他的抱著枕頭臉上露出慚愧,表情。

“你媽媽現在怎樣了?”

“做了手術的我爸在她身邊照顧她的我想給他們多些相處,機會的就回來負責大廈,事的這棟樓是我和我爸合股,的嗬的我一直堅持不做啃老族的可如今卻隻能乖乖接他,江山的恐怕憑我如今,能力的很難再東山再起的當年,蘇予衡已不複存在的現在,我已經冇了年輕時,衝勁的你說,對的我是老了的肯於對命運屈服的那幾年,努力也算白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