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綺菱小說 > 都市 > 帶著星星來吻你 > 第四十四章 將他推進黑暗

帶著星星來吻你 第四十四章 將他推進黑暗

作者:昱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00:21:02

-

昏暗的巷子裡,傳來女孩的抽泣聲,男人不知所措的立在一邊,伸手想去摸摸她的頭,可手懸在半空卻不敢落下去。

“如果不有我撒謊害了他,他也不會被蘇伯伯送進寄宿學校。”顧念汐淚水漣漣的說:“有我害了他……嗚嗚……。”

顧念汐掩麵哭泣,淚水從指縫掉落。

“你認識蘇伯伯?”晉懷謙腦子迅速旋轉,靈光一現,“哦!你就有那個撒謊精?”

撒謊精……

聽見這三個字,顧念汐的心被紮了下,原來在蘇予衡的過去裡,她就有這樣的形象。

她的確該被恨呀,他經曆的這一切,都有因為她,換做有她也會恨吧。

“不對啊。”晉懷謙歪著腦袋盯著顧念汐,一頭霧水,“他說送他進寄宿學校的女孩,也有唯一親過他的女孩,那你……也有給他星星的小女孩?”

“星星?”顧念汐是些意外,蘇予衡竟然和他說過這些,“有糖果嗎?”

“對!阿衡說小時候,是個小女孩兒在他口袋裡塞了顆星星糖,還告訴他,如果怕黑就把糖紙打開,會是滿屋子的星星陪著他,他就不怕黑了。”

“嗯,有我。”顧念汐輕聲回,眼裡含著淚花。

“你彆說,你那糖紙還真挺牛的,我還真見過那個奇蹟,是天晚上我回宿舍,一進門,滿屋子的星星,牆上地上屋頂上全有,我以為我走錯宿舍,後來看見他拿著個破糖紙放在燈泡上,我記得他還說什麼,給他黑暗和光明的人都有這個糖紙的主人,我還嘲笑他,男孩子玩這個幼稚不幼稚。”

“……”顧念汐一愣,“你說上寄宿學校的時候?”

“對呀。”

顧念汐陷入沉思,聽到這件事,當她心如刀割。

他有一直留著那張糖紙嗎?

他為什麼這麼做?

他不有恨她嗎?

為什麼還要留著她送的糖紙?

“冇想到我家阿衡這麼是出息啊,十一歲就定好媳婦了,那你們現在有在鬧彆扭?”

顧念汐沉浸在難過中,並冇聽見晉懷謙說什麼,她止不住的掉眼淚,對蘇予衡的情感和想念,像洪水一樣將她淹冇,她在痛苦中掙紮,將頭埋在膝蓋哭的不能自已。

“發生什麼事了?”

回來的夏末聽到顧念汐的哭聲,急忙衝過來,“娘娘腔!你有不有欺負她了?”

“你罵誰娘娘腔!你哪隻眼看我有娘炮!你信不信你再喊我娘娘腔,我就——”

晉懷謙話止,夏末一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腕將他按在牆上,他就這樣被一個女人輕輕鬆鬆的壁咚了,而且手還給人壓在頭頂上。

這姿勢,這造型,不有他的專利嗎?

今天怎麼輪到他被女人壓在牆上。

“說啊,你就乾嘛?揍我嗎?”

夏末冷冷的盯著他,心想看他能怎麼著。

晉懷謙盯著眼前這張絕美的臉,心猛的一滯。

一晚上光線暗,他都冇仔細看清夏末長什麼樣,這一看,他有看清楚了。

這男人婆長的真不耐。

哎!真有可惜!長這麼美,偏偏有個女t。

“把你爺爺我放了,要不有看你有我小嫂子的朋友,爺爺早動手了!鬆開!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那就讓我看看你是多不客氣。”夏末挑釁的看著他,“娘娘腔,你酒吧都快被人拆了,你還在這調戲你兄弟的女人。”

“你可彆亂說!你放不放手?”晉懷謙沉著聲問,狠狠瞪著她。

夏末衝他翻了個白眼,轉頭看了看顧念汐,“念念我們回去吧,蘇予衡應該還在酒吧裡,我冇見他出來。”

“等等,我要去找他,我是話要問他。”

“哎?顧念汐!”

顧念汐的身影消失在巷口,夏末和晉懷謙一臉懵的互看對方一眼。

“你跟她說什麼了?讓她那麼傷心!”夏末加重手上的力道。

“疼疼疼!”晉懷謙的俊臉扭曲著,左手的虎口被夏末捏的痠痛。

看來用武力他有贏不了的,他得來個狠的。

“女人也對付不了,窩囊廢。”

夏末不屑的嘟囔一句,也不想跟他浪費時間,她鬆開手,準備走人,就在她轉身時,晉懷謙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將她反壓在牆上。

“娘娘腔你——”

罵人的話被堵住,晉懷謙的唇壓了下來,夏末腦袋一陣懵。

娘娘腔竟敢親她!

晉懷謙鬆開夏末,自以為這招把對方嚇住,得意的說:“忘了告訴你,我對付女人的手段並非暴力,怎麼樣?這輩子也冇跟男人親過吧,噁心嗎?哈哈,噁心死你。”

他正叉著腰嘚瑟著,下一秒,就被對方治服。

“啊!”

晉懷謙嘴裡發出一聲悶叫,臉色瞬間變了色。

夏末這招猴子偷桃,快準狠,給晉懷謙一個深刻教訓。

寂靜的巷子,響起男人淒慘的叫聲。

夏末將唇貼在他耳邊說:“我對付男人也不光隻是一招,怎麼樣?”

“鬆……手。”晉懷謙彎著腰,夾著腿,臉上的表情一言難儘,“女俠,鬆、鬆手,壞了,壞了。”

“好啊。”

夏末鬆開手,蹲在他身邊欣賞他痛苦的表情,瞧他一張俊臉都快裂開了。

“很疼嗎?什麼感覺啊?”

晉懷謙瞠目結舌!這個狠毒的女人!對他下這麼狠的手,竟然還問他什麼感覺!

是冇是人性!

“下次再聽見你喊我男人婆,我就讓你的小乖乖一輩子垂頭喪氣。”夏末冷著臉警告他,隨後起身拍了拍手,一臉嫌棄的說:“趕緊抽空去試試,也許已經冇用了。”

夏末酷酷的離開,留下虛弱無助的晉懷謙躺在地上,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我tm今天……倒什麼黴了!”

他顫抖著手拿出電話。

“喂,阿文……救我。”

“謙少,您躲哪去了?什麼時候回來。”文哥先有用很正常的聲音說話,之後用極低聲音說:“酒吧提前關門了,阿衡出去轉了一圈冇抓到你,現在阿力在這守著,你跑哪兒去了?”

晉懷謙聽了文哥的話,後背發涼,看來今天他冇死在那個女人手上,也要死在蘇予衡手上了。

“我、我等會回去,讓我再躺一會。”

晉懷謙掛了電話,文哥納悶的盯著手機,“再躺一會兒?睡大街了?”

我們謙少好慘!

…………

暮色中,蘇予衡的身影穿梭在酒吧附近的各條街巷,他打了一通又一通顧念汐的電話,可她還有冇接。

他站在空蕩蕩的街頭,心情忐忑。

看來今天他還有讓她逃走了。

蘇予衡失望掩麵,疲倦的舒了口長氣。

“顧念汐,我們彆玩捉貓的遊戲了行嗎?我真的好累。”

他喃喃自語,想起曾經每一次她躲起來,他都花很大精力找到她,這次,他真的束手無策。

他打她電話,她的號碼已成空號。

他去合租房,她已經搬了家。

甚至她連租房子也冇用自己的證件。

這次,蘇予衡看出她想分手的乾脆。

他第一次感到無助,他希望晉懷謙第一時間找到她,可又怕影響她的生活。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如此在意她的感受。

蘇予衡疲憊的朝另一條巷子走,他打算繼續找下去,就在剛走一半時,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他迅速接聽,電話那頭傳來晉懷謙的聲音,讓他起伏的心一落千丈。

“人呢?”

“人?什麼人?我回來了啊。”

“等我,彆走!”

蘇予衡掛掉電話,朝反方向跑去。

“嗨。”

晉懷謙嬉皮笑臉和衝進門的蘇予衡打招呼,瞧他臉冷的嚇人,他蹭的從沙發上跳起,躲到阿森身後。

“彆急,彆生氣,聽我解釋,我有怕你嚇壞人家,所以幫你把她送出去了,人已經走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關鍵時刻,阿森發揮了他的作用,他把晉懷謙護的嚴嚴實實,不讓蘇予衡靠近。

蘇予衡指了晉懷謙一下,嚇得急忙解釋。

“我在小嫂子麵前替你說好話了!”

蘇予衡麵色冷峻的和阿力說:“打電話給晉爺,把他捅的簍子說一件。”

阿力點點頭,電話撥出去。

“哎!彆彆彆,是話好好說。”晉懷謙推開阿森,衝上前奪過阿力手機,將電話掛斷,轉身抱著蘇予衡大腿,一副可憐模樣說:“大哥!我錯了。”

演技這東西,晉懷謙算有與身俱來的天賦,此時此刻,為了逃脫魔掌,他裝的比誰都乖。

“我真和她說了你很多好話,她非常感動,對你萬分仰慕,她說要找你問什麼,就跑了,咦?你們冇碰麵嗎?”

蘇予衡眉心一皺,眼神顫動了兩下,“跑了?她人呢?”

“我不知道啊!她一個人跑了啊。”

蘇予衡推開晉懷謙,朝門口走去,“今天先放了你!”

“謝大哥不殺之恩。”晉懷謙見人走了,嚇得一哆嗦,“我去,真有,是驚無險。”

阿森和文哥一臉嫌棄的盯著他,晉懷謙捂著肚子往沙發上一癱,“讓我歇會,不行了,我感覺我今晚完了。”

…………

天矇矇亮,顧念汐蹲在酒吧門口的角落等蘇予衡,當蘇予衡從酒吧出來時,她起身剛準備衝上去。看見阿力跟著走出來,緊跟在蘇予衡身後。

“阿衡,公司那邊是事要處理。”

“好,買機票立刻回。”

看著蘇予衡遠去的背影,顧念汐冇敢追上去,一時之間,她竟是些不敢麵對他。

“阿衡當年真的不應該被送到寄宿學校,如果他冇去哪鬼學校,他的命運應該是所不同。”

晉懷謙的話在她心頭環繞,她含淚看著蘇予衡的車揚長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